揽青冥

=阿豆。认识你很高兴٩(ˊᗜˋ*)و。
主要是记录学到的东西,所做的事。有时会忍不住吐黑泥,事后会转为仅自己可见或是删除。

在空间问了下有没有百词斩的同伴,虽然心想是没有的,但还是没忍住期待过了段时间后看了看。
………然后没想到真的有朋友啊!兴奋地蹦起,不过第一反应还是自我意识过剩地“不用麻烦重下了”…但还是很开心的。还有点自己总是麻烦别人的厌烦【捂脸】
还看见了好朋友的茶绘邀请……立刻飞奔到一旁打开电脑登入qq,不过时间太晚了qaq。
结果这么一登有些…纠结了……要不要把qq装回去吧……可是又害怕………
现在还是装回去了,没关系,不冲突的。不在意不多想,专心一点,多读点书。可以克服那奇怪的根深蒂固的不安感的。

_(:e

登上qq看见了特别崇拜与喜欢的历史老师发来的文件。
well我记得是一模结束那会…一模考的还可以所以事后的春游路上等待时就安心地看手机。
那时好像突然重燃对王安石先生的爱……就翻起了宋史里介绍先生的一章【以前翻苏先生的故事时就对这位经常作为反派人物的先生有好感,but因为懒所以一直没有仔细翻相关资料…】
被戳的嗷嗷叫时发现王安石变法的内容我看不懂啊……
内容,实施原因都不太明白……
作为一位粉怎么可以不明白这个呢!

所以回学校后见到历史老师,就…半开玩笑半真心地请求:“老师可以跟我讲讲王安石变法吗?”
依旧笑的如兔子一样可爱的老师:“等高考完吧。”

前几天回校拍毕业照正好找老师聊聊天,顺便提起了这件事,甚至……怎么都觉得自己是故意地问了老师的qq和手机号,前者是为了传文件,后者……
我:“……老师您的qq头像真令人怀念。”
老师:“哈哈,我不会换头像,所以一直用的这个qq自带的头像,随便选了一个。”
我:“老师也不经常用空间啊…”
老师:“对我不常用,我qq用的很少的。”
我:“诶那老师要不把手机号给我?我可以问老师问题啊!”
老师:“呵呵,好啊,但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啊。”
我:“…我也是很喜欢历史的!”
虽然得承认自己连三国志都没看完。但对历史真的有蜜汁好感……我是个不合格的假粉。

我有了我们班众女生心中男神的qq号和手机号。hhh得承认自己有一点小得瑟。
有了理想目标的联络方式真开心………狂舞jpg。
真的十分敬爱这位老师,讲课使我们更深入理解了课本内容,不是简单的理解。总之就是课又好人又棒XD。
……突然想起来生物老师,他也是超级———好,十分温柔,可是我的生物一直不争气……可恶想想就哭了出来……………

今天抽空记录一下可爱的老师们吧,好怕忘记。不过可能画风清奇……

回到正题……可能当初我跟老师提到王安石变法时提了句“可能是我对当时大背景不太了解,所以了解不深。”
老师:“行,回头我整理点资料发给你。”
兴高采烈地感谢老师。

我以为只是变法or人物相关资料。
太兴奋于是也完全没注意压缩包名字是“宋代资料”。
兴奋地点开压缩包,就被数量吓得不知所措。
仔细一看文章标题都是那个年代相关…具体等我看完我再repo qaq。
……我得实话实说我的心理感受。
“woc这么多?!!”
“天哪老师好细心……整理了好多,辛苦麻烦他了……太感谢……”【开心激动不知所措只想大哭大笑拿出笔记
“有的忙了:D。”

今天还收到了《最游记》的二手,包装好严实啊撕扯剪了五分钟,卖家太用心。翻开后后boom,网上看时,再往前点几年前就感慨过了,真的太美qwq。希望峰仓老师身体早日康复啊!qaq一直揪心她的身体。

继续努力读书还有攒钱买ph全套。
给自己立的flag真多。
今天也总结一下自断后路吧_(:e。
志愿者也告一段落,马上也要公布高考成绩。
今天之后要闭关了。
这次一定不是flag。
想也要忍住!要安心定心。

4

英语学习笔记 2.

well因为一些事所以做不到断网了……【哭着下回了QQ甚至还下了微信】我真是立了好多flag…啊!
于是干脆把lof也下回来了!放假还想练习一些翻译,所以笔记也要继续啦TvT。呜呜好想起个好听点的名字啊!

6.14

*·break down这个词组真的是很难翻。尤其当想把意思表达的文艺一点时…
像之前TFM姑娘的一篇Xerxes/Reim文里的两句。
“Break…broke down.”
“Reim…broke down.”
【大概是这样吧文不在身边TvT】
布丁的那句指身体情况更糟糕了,雷姆的是说悲伤的情绪难以控制…两个都可以简单理解为“崩溃”。
想要简单地表达这两个不同的意思真的好难TAT。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”的feel…折磨人。
这篇TAS里也有这个词组,真的好难翻啊【捂脸】
努力改掉一点翻译腔…否则望过去都是一样的句式!orz。还有虐文本来就很难翻了…

连自己都欣赏不来的翻译应该是最糟糕的了吧…【捂脸】

*·“if”和“would have”也是大杀器

*·不是break down难翻,是break难翻QAQ!

break QAAAQ 布丁…

*·大概用了半個下午把文章重又讀了一遍吧⋯⋯;w;⋯⋯

回來看標題「Tainted and Sorrow」查了字典發現sorrow好像並不是常認為的⋯「悲傷/悲痛」之意,或者應該說不完整,柯林斯上面說是「a feeling of deep sadness and regret」重點在「regret」!

而「tainted」⋯最開始膚淺地理解為⋯「被玷污/弄髒的」然後理所當然地想到「血染」,最早就十分膚淺地暫定名為「血染的哀傷」[眼神死」而字典上並沒有「[衣物等]被弄髒」之類的意思,我當初腦洞是開的多大啊!可以說是完全翻譯錯了呢⋯[眼神死x2

「Tainted」是adj.做n.是肯定的⋯按照字典翻譯,「[道德/人格的]污點,腐敗」太嚴重了點⋯該找什麼詞來替代呢[捂臉]

想想布丁的逝去對他們的影響吧⋯無法跨越的坎,傷痕,本可以避免的事⋯⋯_(:3再想想⋯⋯⋯


5 3
剪MV好累啊_(:3…不想动………【懒癌orz【跑去看书【。
7 1
今天和母亲去上海走走XD!

路上看了点voez和剑三pvp的教学。突然觉得还是音游简单啊TAT。咩生艰难,pvp好难………

然后两眼一闭开始脑洞。
好想画画所有喜欢的cp和自己啊所有孩子啊…【。
后者脑着突然想到一个构图……
阿豆闭着眼睛躺在一张很大的…羊皮纸上,纸上是她认识的所有人。很好游戏初始界面就决定是这个了!
然后开始脑CG和剧情…好想画几段情节对话/场景www。
闭眼脑补的好开心XD!

可是电脑没有电,有了也只能用二值笔TAT…询问父亲怎么装笔压硬件【是这么叫吗?】他也总是无视我不教我……【委屈】

希望在上海能可以顺路去外文书店买漫画【划
5 1

【会发生什么呢,在布雷克因为过度使用疯帽子的力量死去后?其他人将如何面对他的突然逝世?那曾经将他们团结在一起的联系现在已经千疮百孔,因为他们将发现他们从未发觉的,有关他们的,沉重的事实。力量,信任和忠诚将被考验。“只有当失去某个人,人才会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在意与关心。”而这已经太迟了。】

;A;狂喜乱舞地得到了这位姑娘的翻译授权,请允许我发一会疯,以及试着先翻译一下这个对我造成会心一击的简介。

这位姑娘不仅回复超快而且超级温柔……【第一次在一天内收到原作者的两次PM【。
我原先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得到同意…很抱歉地向姑娘解释最近因为考试无法翻译后,她超级温柔地表示理解,还有关于翻译的鼓励,甚至还祝我考试加油【捂脸大哭】

这二十几天要好好加油>_<

不过其实光题目就足够我思考很久了…………


3 1

作业写的生无可恋…………
记录一下三位自家孩子。否则会忘记一些设定【捂脸】每次itaro姐姐都画的不一样…



姜明:26岁的探险家,发色橙黄,戴着灰色发箍,会被初见的人认为是女性,阳光开朗健谈。
和祝安里是青梅竹马,了解安里的身体状况后一直照顾着她并和她一起行动。后来似乎为制作什么东西而开始始寻找特殊珍异的材料,因此与葛生相识。
目前下落不明。

祝芷荀:28岁。青绿色的头发,戴着厚厚的眼镜,可以通过对视改写他人的记忆,但每次使用能力精神都会受到创伤,平时会无意识陷入昏迷状态。因此被洛帆限制了能力的使用,必须要得到对方许可才可以使用。
平时很少说话,但面对洛帆会不由自主地话多还很别扭。害怕也不想洛帆生气,所以(表面上)还是很听对方的话的。
看起来迷迷糊糊有点呆,实际上很可靠,作战能力很强。
武器是剑。眼镜没有封印力量。
平时被称为Saturn。很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本名。

洛帆:26岁,眼睛是茶色的。只有右眼戴着眼镜,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正经。
记录者,有三位同事,分别记录大陆四块地区发生的事件。记忆力十分好。随身带着小册子记录。严谨认真,擅长与人交流,有严重的强迫症。
虽然觉得工作很有趣,但是一直没有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事。
曾经在工作时遇到了被祝芷荀改写了记忆的人,好奇地关注起对方。逐渐了解一段时日后,突然发现已经不由自主地会担心祝芷荀的状况了呢。纠结疑惑了一阵子后终于承认自己可能是被对方吸引了。
对祝芷荀不在意自己身体状况这点十分生气。
平时被人称为Itaro。

以及没有画的祝安里(Ankh):
25岁,有淡蓝色的头发和碧绿的眼睛。和姜明不同,会被认为是秀气的男孩子。【这其实是对外表人设和一位喜欢的男角色撞了的吐槽_(:3】
工作是观察行星的运动轨迹,被同事们称为Ankh。患有怪病,22岁后身体机能开始衰弱,先是逐渐无法正常行走,23岁时左眼失去视力,24岁生日时遭遇事故,失踪了一段时日。
与阿豆等人相见时已经失去了双手,双腿似乎是换成了义肢。
身边跟着一个奇怪的生物,常用调皮的语调说着老成的话。祝安里称它为“姜先生”
能力是召唤动物。



*关于名字的梗来源,大概可以算是趣事吧。


祝安里的“安里”,脑洞源自北京地铁站名“平安里”…


姜明……姜(维)+(孔)明



当时记录了一些名字的灵感…两位名字的选择是在完善人设时完成的。



itaro改自“Italo·Calvino”,自己另一位孩子“Elvino”其实也是…

其实看完《如果在冬夜,一个旅人》后被深深震惊到了啊【捂脸】看到一半时还只想吐槽“作者您挖了这么多个精彩的坑不填!”然后也是有点怨念吧…因此想设计一位和书有关的角色,但现在看来差还是蛮大的,以及总觉得职业能力设定上缺了些什么……

关于本名,本来总觉得应该是性沈的吧,所以最初是叫“沈时帆”…“时帆”是文言文阅读时看到的一个男性名字。

今天读读怎么都觉得不顺,突然间想到“洛帆”,觉得可以诶!【。

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


祝芷荀,祝姓起名太难了所以一直拖着甚至想放弃orz。昨天查字典时突然看到“芷”,然后定下了“芷荀”_(:3。但还是觉得有点不自然。



今后自家孩子的人设都会在这里更新直到凑齐十图【捂脸】


故事名大概是…StoneStory?中文是《石头纪事》是早就决定好嗒【。】而最早其实关于这些孩子们的故事是定名为《Adventure》的…可能今后还会改英文名吧……哈哈|||。


3

【Pandora Hearts/授权翻译】Dancing Sidesaddle

标题:Dancing Sidesaddle  跳舞的“淑女”


作者:LuxaLucifer


分级:13+


配对: Reim·Lunettes/Xerxes·Break【斜线有暗示】


字数:原文 1,010,译文 1,843


原文链接:FF: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8306029/1/Dancing-Sidesaddle


译注:雷姆教布雷克跳舞的故事。十分——甜XDD。布丁学的是女步233。所以关于题目,我认为sidesaddle其实是暗指布雷克ww【这点向作者求证过XD】具体译法是接受了作者姑娘建议的“dancing ladylike“,于是最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……


文里雷姆吃了点布丁的豆腐www【作者姑娘自己都吐槽说不像是雷姆会做的事233,我译的时候也觉得好害羞……】怎么说呢看布丁吃瘪【。】好有趣啊……不过个人觉得最有趣的还是文中两人的斗嘴2333,特别可爱XP,雷姆的一点心理活动也很萌……ww。希望能够译出这份感觉TvT,有一些句子有发散。欢迎建议和批评。


正文:


雷姆叹了口气。他之后可能将不止一次重复这个行为,这并非他愿。他十分累,正透支着自己的体力,因为他不仅要完成自己的文书,还要完成扎克希兹的那份。当然他不会让扎克希兹知道自己的疲倦。他并不想面对扎克希兹的取笑,以及他有时会流露出的愧疚,虽然很快就会被讽刺与挖苦掩饰住。雷姆其实很喜欢这样,他足够了解布雷克,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不轻易间透露真心。


雷姆看着他桌上堆成山的文书,又瞄了一眼他的床。他很累……他需要睡眠。但是潘多拉最近忙的团团转,而他有必要了解这些事……他渴望地注视着自己的四脚床。柔软的床单的感觉是多么美好啊……


“你应该来床单上蹦跶两下,雷姆君,这超有趣的!”


看着布雷克自床蓬上掉落还含着一根棒棒糖,雷姆差点没忍住捂脸的冲动。


“别把你的糖弄在我的床单上,布雷克。“他疲惫而烦躁。


“你是指什么糖,小雷姆?”布雷克缓缓地拿出棒棒糖,他相当愉悦。雷姆努力不去看他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有人又交给你纸面工作了吗,还是有别的任务?”雷姆希望是前者,因为那是布雷克无力完成的。失明并不是扎克希兹的小把戏——而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。看着自己的爱人隐藏伤痛让雷姆心疼,但他知道至少自己能够帮点忙。


“我只是来和你打个招呼,雷姆君。”扎克希兹抱怨道,“我不能这么做吗?你不喜欢我?”


雷姆仅是挑了挑眉。他很早就不会上这种当了。


艾米莉突然尖叫一声,“他又笨又懒,所以他想要你的帮助!傻瓜!懒鬼!”


扎克希兹若无其事地一把掐紧艾米莉的脖子,“但比你聪明和有用多了,雷姆君!”


“多谢夸奖。但如果你再不给我一个解释,我就一脚踹在你可爱的屁股上。”


扎克希兹来回摇晃着身体,玩弄着他的领结,“好吧如果你真想知道……”扎克希兹缓缓吐出每一个字,雷姆奇怪地看看他,等待着他后面的话语。


“……我需要你教我跳舞。”


雷姆很高兴布雷克看不见自己一脸傻笑,但对方不爽的表情表明他还是猜到了。


“夏萝不能教你吗?我很忙。”


扎克希兹犹豫了一瞬,这对雷姆来说足够了。夏萝一定已经又指导过他了,他这次也确实十分努力,但仍担心自己学的不够好。


“好啊,从床上下来吧。虽然没有音乐的舞蹈会很别扭。”


扎克希兹紧张地挪了过来,滑稽地晃动着袖子。他像吸血鬼一样的黏到雷姆身上,后者不得不强行推开他。


“认真点。如果你仍然跳不好,夏萝会发怒的,对吧?“


扎克希兹语无伦次地嘟哝着为他的妹妹解释,雷姆心一沉,他感到难过。扎克希兹有时其实是很体贴人的。然后雷姆感到脚下一痛,扎克希兹故意绊了他,雷姆差点想掐住他的脖子。


“我刚刚的话你有听吗?“


扎克希兹将手臂环绕住雷姆的脖子作为回答。“是这样做吗?“


“如果你不介意担任女士的角色,是的。“


扎克希兹将头贴在雷姆的肩膀上。“不过我想我们在一起时我一直是“女士”。“


雷姆脸红了,他调整了扎克希兹手的位置,这样他们处于正确的姿势。“你随便跳,我带着你。“


扎克希兹没有动作,依然趴在雷姆的肩膀上,雷姆明显感到他在轻笑。他不喜欢这样,然后他做了一件非常不·像·雷·姆·会做的事情。他将手从扎克希兹的腰际移向臀部,用力捏了一把。扎克希兹的笑声霎时停住,雷姆少有的忍不住坏笑。


“喜欢吗,我亲爱的小姐?“


“雷姆你个下流男孩!“扎克希兹轻哼一声,”我不知道你会想这么对我……你应该选一个更好的时机。我依然跳不好这愚蠢的舞蹈。还有人能比你更没用吗?“


“这句话我都听腻了,扎克希兹。嘿,等等,不要移动的这么快。你要配合你的舞伴的步伐。“雷姆责备道。


“抱歉,“扎克希兹咕哝道,”我的错。“


“你真是很不擅长舞蹈啊。说实话,你一副好像什么都会的样子,总是说我没用。但没人能拯救你糟糕的走位,我实在不相信你一个人可以跳好,只会嘲笑我的家伙。“


扎克希兹撅起嘴,“真是刻薄啊。你不是一直都很温柔和善吗,蠢货。”


“这指控水平低的可怜,我准备无视它。而且我想除了你没有人这么认为。”


扎克希兹绊到了自己的脚,雷姆笑了。这感觉真好。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跳舞,彼此的身体如此亲密地纠缠着,没有做/爱的欲望。扎克希兹似乎是注意到了对方的心情变化,他不再言语,身体跟随着雷姆的牵引,踩向正确的节拍。


“你跳的好多了。”雷姆低声说道,“小夏萝会很开心的。”


“真的吗?“扎克希兹满怀希望地问道,忘记了若是平时他定会出言讽刺。


“她会明白你尽力了。女人的直觉。“


“有时候你确实知道该说什么……“这句简单的话让雷姆的心怦怦直跳,那其中有着平和的敬意,这是雷姆一直盼望着的瞬间。


不过,当第二天夏萝知道雷姆教了布雷克如何如淑女般舞蹈后,他们的处境并不愉快。

 

2 17
 
1 / 3

© 揽青冥 | Powered by LOFTER